【安姐摊牌同人歌】棘生烬死

(歌曲链接见评论)这首歌真是被我拖了估计有一年多……感谢每一个参与制作的小伙伴!030

 【棘生烬死】

——【精灵宝钻】Annatar X Celebrimbor

策划:未矣

演唱:sono 烙饼

词作:绲绲(修改:未矣)

后期:珺卿Elaine

海报画手:香菇

美工:未矣


苍郁冬青凋敝掩埋

譬如蝼蚁堕入烟海

贪婪为藤嗔痴作脉

噩梦不过顺势盘  

铸锋柄屠肝胆

世人罪皆我待

宿命哪不过欲望藉端


是惊鸿是暗夜触礁

磊落与皮囊崩塌

生于黑夜黑夜化瞳孔

见证诺言的殒没

旧时杯盏曾言欢

眸光清凝似初见

戏幕闭无人惊心意外


梦碎镜破皆我手笔

星辰作芥天地为祭

若虚无是我归宿本色也荒芜

火光摇影兵戈皆起

亲手剥落的剔透真心

征途烹干热血不留泪一滴

腐朽泥泞蛮荆森林

未知来支配恐惧

由谁手刃彼岸的叛离

冰封浪涛与晨曦

若把掌中的余热

燃成殷红的碎末

烈焰可焚尽是非对错  


梦碎镜破皆我手笔

星辰作芥天地为祭

若虚无是我归宿本色也荒芜

火光摇影兵戈皆起

亲手剥落的剔透真心

征途烹干热血不留泪一滴


何须命运剥茧抽丝

碑铭歌写成流浪诗

冷眼观风云覆灭看光明沉寂

曳曳烛火等风捻熄

映透温柔又荒凉梦境

回首消陨的花是否能苏醒


传说  湮灭成了静默的永寂


歌链:http://5sing.kugou.com/fc/16648886.html









【汤上存图,侵删】
从开头开始看了一部分shadow of war的实况……
塔叔对牌是真的好啊OTL我特么都要吃起这对了
然而……
牌你怎么可以渣!!!都是安姐的锅!!!
OTL
需要看图来治愈一下……

他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一个世界的碎裂,这个世界曾属于他和凯勒布理鹏二人,像一个满溢冬青香气的梦,他亲手把它送上了末路,毫无悔意。

  
他从不回头。

【对清城太太写的AC同人“世界终焉的吻”里这句话印象深刻,很戳】

总会忍不住脑补星星和摊牌在馒头丝再会时的场景,以及安姐后悔无用的狗血情节……然而憋不出文……

安利一篇AO3上的AC同人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248526?view_adult=true(评论里会补发一次)

防雷提示:肉文,摊牌比较OOC,有重生梗。

为什么要推荐这篇呢hhh因为这篇里安姐真是让人觉得非常的变态又深情啊😂😂😂算是糖吧透着微微的虐

全篇通俗易懂几乎无需查词可放心食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张摊牌好棒好棒好棒已被帅晕!!!尤!其!是!头!发!无!敌!苏!!画手ID见图2,好难得见到萌矮人x精灵的画手啊XD除了摊牌xNarvi,太太还画了好多叶子x金霹XD

【安姐x摊牌】
一个奇怪的脑洞。【虽然很奇怪,但是是糖,是糖,是糖(重要的事说三遍😂)这个梗本来想画出来的,然而画了一点太晚了就坑了(大概?)】
某天,伊露维塔在看了大逃杀后突然来了兴致,于是举办了中土第一届大逃杀比赛,规定两人一组,目标杀掉其他所有CP组,胜者可随意向他提出一个要求或愿望,维拉不参与比赛,一共挑选出10组选手。
虽然大众对伊露维塔的恶趣味十分不满,但是还是无奈参与进了比赛,尽管比赛内容很蛋疼,但是奖励倒也可观。
按照中土CP观,凯勒布理鹏和安纳塔分到了一组。
意料之中,没有过多惊讶。凯勒布理鹏虽然不想再和索伦有过多接触,但是规则既是如此,再不情愿也没用。
同样参加到比赛中的还有费诺一家子,以及二、三家族。
这就让凯勒布理鹏很蛋疼了,虽然他们家是挑起过亲族残杀没错,但是那也是因着特殊原因,他要怎么去杀这些熟悉的亲人啊喂!这游戏是不是太坑了点!
当然,这个问题并没有困扰凯勒布理鹏很久。
安纳塔解决了一切。
当安纳塔干掉了最后一组选手后,凯勒布理鹏真的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愤怒。
算了,不过是游戏。他这样想。
然而,就在游戏本该结束的时候,空中幽幽传来了伊露维塔的声音。
——首先恭喜你们赢了其他所有队伍,不过游戏还剩最后一个环节需要你们2人去完成。胜者只能有一个,所以,现在开始,队友转变为敌人,最终活下来的赢得比赛。
回荡在森林间的余音散尽,凯勒布理鹏只觉得有千万只草泥狼从脑中奔过。
看了看此时径直站在自己对面的安纳塔,很巧,他也在看着自己。
连挣扎都懒得了。他决定直接等安纳塔过来杀他。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知两人这样大眼瞪小眼的僵持了多久,直到一道带着温度的红光从眼前喷洒而过,游戏结束了。
——我宣布,
伊露维塔的声音再次响起
——凯勒布理鹏,获胜。
嗯,是的,安纳塔自杀了。

——————2天后分割线——————

有多少年没和安纳塔像现在这样坐在树荫下,平静的喝着果茶了?

经过一番回想,凯勒布理鹏突然意识到,他竟已记不清了。

不过这都不重要,他来找他不过是想问个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也并不重要,但是他还是想要知道答案。

——为什么不杀我?

安纳塔喝了口茶,似乎早已知晓他的疑问。

——为什么啊…

他顿了一下,似在思索。

接着,没有多大起伏的声音就好像在百年前那样,包裹在风中,从凯勒布理鹏的发间穿梭而过,温柔的落进耳底。

——大概是因为,同一个错误,不想再犯第二次了吧。

凯勒布理鹏的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惊讶,却又很快的恢复了平静。

所以说为什么无论是问题还是答案其实都并不重要

因为啊

谎话能说得跟真的一样,也就只有你安纳塔了。

摸张摊牌儿=3=之前AO3看到篇牌儿转生被安姐养成的文,就顺便画了下小牌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