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翻译】LIGHT STARTS TO TREMBLE(瑟兰迪尔x陶瑞尔)(作者: lossie

第一章

凡人的一年对于精灵来说,不过就是一个眨眼,一次呼吸。

对于世人来说显而易见的道理,塔瑞尔却在遇到奇力之后很久才明白。但是即便如此,失去奇力后的痛苦依旧充斥在她的内心中,无法得到缓解。或许是因为他们的相伴是以最残酷的方式被打破,又或许是她从没考虑过他会早她太多离开这个事实,只是,不论是哪一个理由,都在让她的内心备受煎熬。

大多数时间,痛苦与悲伤都静静地潜伏在表面之下,静待着时机想要将她击垮。塔瑞尔努力的让自己去忽视那些感受,只有这样,她才能在没有尽头的思念与痛苦中继续生活,她想她能做到。只是在某些时候,某些罕见的时刻,她的记忆会背叛她,一次又一次的回放奇力永远离开她的画面,那画面鲜明的如同就在她眼前,提醒着她,让她再也不想陷入爱情中的原因。

在她遇见奇力前,从未有人能吸引她的注意,尽管她知道莱戈拉斯对她的感情已经超越了朋友的界限,不过他们都没有刻意去处理他们之间微妙的关系。

但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他们不能再假装俩人之间什么都没发生,她也无法再假装不知道莱戈拉斯对她的感觉,因此她不能指责莱戈拉斯的不告而别。放手逝去的恋人对她来说已经太过困难,所以她无法去想象当你爱慕的人活着,你却无法触及的感受是有多么艰难。

她让莱戈拉斯按他的意愿离开了,没有一句告别的。只因为她那时太过悲伤绝望,以至于无暇再顾及其他。过后她才后悔莫及,她只顾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而忽视了她刚刚失去了自己最好的朋友这个事实。她甚至不知道她是否还能再见到他。

最后,她的悲伤不仅仅是因为奇力,同时也是因为莱戈拉斯。

-o-o-o-

一定程度上,她并不想知道为什么瑟兰迪尔会允许她回到密林并且恢复了她的职位。

她再一次的成为了护卫队队长,只是这次,这个荣誉对于她来说太过悲喜参半,以至于她无法勉强自己在宴会中一直保持微笑,更别说让笑意真心到达眼底。护卫队队员们对她的回归表现的欣喜若狂,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不过她想她是开心的,对于他们的热情,尤其是当内疚依旧侵食着她的内心。

繁杂的工作使她淡忘

捕杀蜘蛛使她淡忘

与半兽人战斗使她淡忘

回家不会使她淡忘,但是至少能逐渐治愈她的内心。

对于瑟兰迪尔不常见的仁慈,她从未向他表达过谢意。她之前没有期望过他的仁慈,但是她还是接受了它们。他只是为了莱戈拉斯,不是因为她。她是这样以为的。所以她也就没什么必要去表达她的感谢了,他本来也不是为了她不是么。

尽管如此,那些她在戴尔对他说的话在她的记忆中依旧鲜明清晰,她知道她后悔了,对他说那些话。因为她知道,当时她就知道,那些话并不是真的。他爱着他的王国。尽管森林正在逐渐枯竭,正在逐渐被黑暗侵蚀。而他在努力地保护着他的人民,她知道如果他的牺牲能确保他们的安全,那么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为此献出生命。

虽然她不赞同他的做法和政策,但是她任然相信,哪怕大多数人都已放弃,他依然会抗争。

她会尊敬他的奉献即便她不喜欢他完成事情的方式。

当她不停地工作,继续着生活并一步步地回到过去那个自己,她发现,他们,她和瑟兰迪尔,在某些程度上,或许,有那么一些相似。

因心爱的人永远消逝而承受着煎熬,她明白这种感觉是有多么的痛苦,就像他也深知这种痛苦。

有时她会回想那时他声音中的真挚,当他承认她对奇力的感情是真的时。她清楚的记得那时蕴藏在他眼中的悲伤。

不再冷漠而遥远,那天,在渡鸦岭,她看见了她曾经从未见过的瑟兰迪尔。

在她内心深处,她知道那也是他之所以会让她回来的原因之一。不仅仅是因为莱戈拉斯,而是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失去的痛苦。而这也是她为什么无法再怨恨他的原因。

-o-o-o-

她第一次意识到她对奇力的感情或许不是爱情时是在一次巡逻中。

太多的思考时间让她禁不住去想那些“如果”。她想象着如果奇力还活着,他们在一起后所有不同的可能,最终得到的却是令自己都吃惊的结论,她根本无法确定那些可能是否会有一个能够被实现,因为她根本不够了解奇力。那些她曾经希望的事,都缺少了他。

她的悲伤其实并不是完全因为奇力,塔瑞尔想,而是因为失去了获得幸福的机会以及当她本可以抓住所谓的爱时它却从她的指尖溜走了。

或许,她有些苦涩的想,她其实根本就不爱奇力。

-o-o-o-

在一个月过去后,生活开始变得更加容易。

每经过一天,她都将她的遗憾推得越来越远,然后努力迎接逐渐重新回归的希望。

她还年轻,而且,就像娜睿尔,他们的医护队长说的,为那些还没到来的事哀悼还为时尚早。

她想这并不是个坏的哲理。

-o-o-o-

那场战争过后大概有三年了-奇力死后的三年,她的生活发生巨大改变后的三年。塔瑞尔又一次目睹了死亡的降临。

密林已经很久都没有出现过这么美好的天气了,早春的生机降临密林,将王国旁边的森林渲染成一片嫩绿。空气中充斥着鲜花,绿草与阳光的味道。毫无疑问的,精灵们都愿意并享受在这美好的季节外出,即便是国外也不例外。瑟兰迪尔带着他的顾问们和一小队护卫同其他精灵们在森林中漫步,塔瑞尔跟在他身后几步外,手一直放在腰间的匕首上,以防万一。虽然作为护卫队长她需要无时无刻注意国王的安危,但其实她此时也如同其他精灵一样,无比的放松,享受着春天的美好。

她听见女精灵们发出咯咯的笑声,她们采集着花朵,编制成花环,还有年幼的小精灵们在嬉戏打闹。当塔瑞尔被围绕在这难得的幸福与欢乐中时,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微笑。要知道这是在那些黑暗的时光中难得的幸福与欢乐。

她的目光追寻到瑟兰迪尔。

他带着王冠,身上的丝绸长袍泛着银蓝色的光芒,就像头顶的天空一般,银色的暗纹镶嵌在其中,那形状总让她想到盘旋在风中的云朵。他金白色的头发披散在身后,没有多余的装饰,它们垂落在他宽实的肩膀上,如同在正午阳光照耀下的白雪一样炫目。

当她看着他,她第一次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美丽的不可思议。

一片阴影从树林中无声地穿过,移动到她的左侧,当她意识到那是什么时她感觉浑身的血液立马被冻住了 —— 一只即将发动攻击的雌性蜘蛛

她不知道那个肮脏的生物是怎么接近堡垒却没有引起一点注意的,但它的出现确实令她感觉到了深深的恐惧,因为那让她意识到她今天所看到的美好与平静仅仅只是表面,那并不代表着真实的生活,尤其是在这片被诅咒的森林中。

她知道她现在只能靠手中的匕首去解决掉那只蜘蛛,此时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要求其他的武器。母蜘蛛的移动速度惊人的快速且毫无声响,最终塔瑞尔只能下意识的行动起来,在她能思考她在做什么之前。

她用力推开前方的瑟兰迪尔并及时的将匕首尽全力埋入母蜘蛛的身体。夹杂着痛苦的呻吟声从塔瑞尔口中溢出,母蜘蛛尖利的毒牙狠狠的没入了塔瑞尔的肩胛骨。她强烈的意识到,她大概要因为这个伤口而死去了,但是这个事实并没有干扰到她,塔瑞尔用力旋转刀刃将母蜘蛛甩开,它的背狠狠摔在了地上,挣扎着发出刺耳的尖叫,最终死去。

塔瑞尔踉跄了几步,然后她感觉有人用手臂环抱住了她,在她与冰冷的地面接触前。

在她即将失去意识之前,她想到了奇力和莱戈拉斯,还有瑟兰迪尔,以及她的父母。

她很开心她最好的朋友不需要赶回来只是为了埋葬他的父亲,密林的人民也不需要与他们敬爱的国王永别,只是有一点点遗憾的是,她并没能像娜睿尔所设想的那样,活的足够长久然后寻找到真爱,这令她有些难过,因为她真的很希望能够成为一个母亲,一个妻子,但是现在她再也没有机会成为无论其中的任何一个了。她本以为她会哭泣又或者愤怒,但是她没有。相反的,她的内心中充满着希望,在许多年后,她终于能见到她的父母了。

她的牺牲并不是她这一生中做的最明智的事,但是却罕见的充满了她的感情。再一次,她生命的价值似乎不如他的国王,无论这看起来是多么的不公平,她都还是会为了他去做任何事,只要能够保护他,就像他曾经保护她一样。

她应该向他道歉的,她想,当她还有那个机会的时候,因为一直以来,他对她的看法在很多方面都是对的,但是她却那样糟糕的误解了他。

不幸的是,现在才意识到这个大概有些太迟了。

周围开始嘈杂起来,尖叫声,安抚声包围着她,然后她的意识逐渐离她而去,她仅仅还能看见越发模糊的天空,但是她感觉正被一个温暖的怀抱环抱着。塔瑞尔笑了,因为她意识到,至少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刻,她不是一个人。

“Don't die,"在被黑暗吞食前,她听见有谁在她耳边低语"Please, don't die."


【1.2章竟然没通过。。。。。。】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