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翻译】A King's Heart(瑟兰迪尔x陶瑞尔)(作者:MidnightRose72)


【第一章】(part2)

最终他消失在远处的门厅里,周围伤员们的呻吟与哀叫将她拉回了现实,排除掉其他一切杂念,Tauriel开始专注于眼前的任务,给予伤者最大的帮助,递给医护者所需的东西。

经过一段忙碌之后,他们完成了工作,伤者终于可以很好的在医务室里休息。而她也感觉精力几乎被耗尽,但是同时也明白,接下来还有更多的事情需要去处理。她走进门厅,两边的守卫并没有看她,她也没有与他们打招呼或是有所示意,因为Tauriel知道在他们眼中她现在只是一个叛国者。

最终她在国王的书房外停住了脚步,书房两侧守卫的脸被遮挡在头盔之下,看不清表情。他们敲了敲旁边的门,向Thranduil通报她的到来。

“进来。”Thranduil的声音从屋内传来,然后其中一扇门被守卫打开。

Tauriel低着头走了进去,表示对国王的尊敬。Thranduil正站在他的书桌旁低头扫视着一份羊皮纸,接着摆在一旁的酒瓶落进了Tauriel眼底。

Thranduil此时已经脱下战服,换上了一件简洁的银白色长袍,他的头发经过了清洗,脸上的尘土与血迹也都消失一空。

他转身朝向她,微微张开的衣领显露出了他的一小块胸膛,Tauriel的眼睛蓦地睁大,斑驳的淤青和擦伤从他锁骨的一角蔓延开来,直到她看不见的某处。他看向她,Tauriel立即收回视线,暗咒自己盯着他看的愚蠢行为。

“我集结了一个小队准备返回我们被埋伏的那片树林。”Thranduil从她身边走过,Tauriel有些犹豫地抬起了头,“收集有关它们源头和去向的相关信息,先前被我杀死的那个生物,和强兽人有着相似的特征。”

听到这个名字,她的身体不禁变得僵硬。“去证实我的猜测。我希望你在傍晚前返回。”说着他递给她一份羊皮纸,上面写满了名字,她盯着那些名字然后抬头看向他,惊讶,不解。

“My Lord?”

Thranduil扬起眉毛“你被允许恢复队长的职位。你们将在黎明时出发。”接着他转过身去拿酒,“我建议你 — ”话没有说完,Thranduil微微倒吸了一口气。Tauriel皱眉,看到一丝痛苦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My Lord?”她朝他走近了一步,但他抬高的下巴和带着傲慢与冷淡的怒视令她像过去每一次那样停住了脚步。

但不是现在…

“这没什么,”他再次伸手去拿酒,当他试图握住酒瓶时,Tauriel明显看到他的眉毛纠结在了一起。

“你可以下去了。”他下令。

但是Tauriel却又走近了一步,“您是不是还没有接受医治,My Lord?”他猛地回头扫视她,危险的神情再次出现在他脸上,但她没有停下,尽管膝盖已经在微微颤抖。

“这不过是些战场中遗留下来的轻伤,其他精灵有受伤更严重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需要得到医治的原因。”他回过身,看着书房远处的墙。“这个伤在进入戴尔的时候就有了。”

他的话让Tauriel回忆起之前的听闻,他的大角鹿被击杀时,将他从它背上摔了出去,虽然他很快起身,但是肩部肯定受到了巨大冲击所造成的伤害。

“陛下,如果你愿意让我 — ”

他转身看向她,眼睛里尽是冷酷,“我对你的帮助并没有兴趣,She-Elf。”他用恶劣的话语否决了她的好意,语气中透着疏远与冷漠。

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她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意图聚集的泪水使她的喉咙开始梗塞。她隐约想知道究竟是为什么他要对她这么恶劣。

Thranduil迷人的晶蓝色眸子凝视着Tauriel,他斜着脑袋向她迈近了一步“告诉我,你渴望死亡吗?”他的问题太过突然,让她措手不及。她震惊地张嘴看向他,脑中准备着想要编些谎话,但是最终只有些破碎的词语从她口中结结巴巴的吐出。

Thranduil又向她靠近了一步,他的脸色越发的阴沉起来,“怎么说不出话来了?”他讽刺,如同丝绸的声音却冰冷的令她整个背脊发凉“你以前可不像这样。”Tauriel的脸涨得通红,但是依旧无法吐出一个字,她的舌头跟打了结似的,直到她终于能理清自己的思路。

“不…我…我只是 — ”

他突然偏过头,打断了她的话,蓝色的火焰从他眼中燃起,Tauriel仍然能看到他的半张脸。冰冷,丝毫没有动摇。

“说谎,你竟敢欺骗你的国王?”他低语,眼睛像刀刃一样扫过她。“难道我不是密林的国王,不是你的国王吗?”

Tauriel因他的话而瞪大了双眼,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心脏在胸腔中狂跳不止。
Thranduil停下来等待她的回答,她感觉到她的平静最终裂开,眼泪止不住地落下脸颊,但是她既没有伸手擦掉它们也没有在他面前崩溃大哭。

600多年来她一直忍受着应对着他的冷漠,他的无情,但是这次…

这次实在太过了…

“您是密林的国王,”她低语,然后将下巴抬得更高“你也是一个愚蠢至极的精灵。”她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

Thranduil的眉毛向内皱到了一起,然后他一贯冷漠的面具“咔嚓”一声碎裂开来,暴露出底下的愤怒。

“你侮辱我,She-Elf?”他的语气危险而低沉,平静的音调听起来反而比朝她大吼更加令她恐惧。“我从来不会轻易给别人第二次机会,”他靠得更近了,近到她甚至可以从他的瞳孔中看到自己痛苦的表情。“而你仍公然反抗我,甚至是在我免除了你的惩罚,恢复了你的队长职位之后。我宠爱你胜过其他精灵,而你回报给我什么?大逆不道的叛国举动,还爱上了一个…矮人。”他带着厌恶吐出了最后一个词。然后她感觉到愤怒,从前从来没有过的愤怒瞬间像山洪般将她吞没。

“Kili,他的名字是Kili。”她朝他低吼,但显然她强烈的愤怒并没有影响到Thranduil,他的表情又回到了先前的傲慢与漫不在乎。

“Yes,”他吸了一口气,用他特有的近乎讽刺的语气说出了这个简单的词汇,“他死在了Blog的刀刃下。”

他陈述Kili死亡的方式是那样平淡,无足轻重,不带一丝感情。Tauriel的整个身体因为愤怒与悲伤剧烈颤抖起来。

那个之前还带着怜悯与悲伤的神情注视着她,告诉她她的爱是真的的那个Thranduil去了哪里?为什么他现在能那么漫不经心地就将它们丢弃,就好像她只是他脚下的一只蝼蚁一般,可以随意践踏。

她迅速地转身,但是还是没能藏住从她眼中闪出的泪光。她伸手,但充斥在眼中的泪水模糊了视线,令她几乎无法找到门把手。她再次尝试打开门,但是Thranduil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我不记得我允许你离开了。”他的声音仍然带着柔和,抑扬顿挫却又致命的语调。Tauriel顿住,接着转身,将自己压抑的怒气全部释放了出来。

“你根本没有心!”她尖叫着,泪水溃不成军,双手因他的无动于衷紧紧握成拳头。

“在我仅仅是想要提供帮助的时候,你把我推开,是因为Legolas的离开对吗?”在听到Legolas的名字后,Thranduil的表情瞬间扭曲成愤怒与受伤,转变太快以至于让Tauriel停止了说话。

Thranduil猛地靠近她,Tauriel下意识的向后退去,背抵着门,以免触碰到他。

“不要在我面前提他的名字,你这个低等的西尔凡精灵。”他的声调被压得很低,话语中倾注的毒液和冰霜渗透出来下沉到她的皮肤中。“就是因为你,导致他从我身边离开,而我本可以一声下令就把你流放到随便一个地方,又或是关进地牢这辈子都失去自由,并且没有任何精灵敢对此提出质疑。”他的目光挑衅着她。

Tauriel知道此时她如果进一步与他对抗,对于他威胁中所说的那些话,他会说到做到,但是她发现尽管如此,她已经不再害怕了。

再也不会了…

“因为我吗陛下?真的是因为我他才选择离开密林的吗?”

她知道她现在所说的话不是一般大胆,也知道Thranduil此时的表情已经开始出现裂缝,但是她没有停下。因为她想看看Thranduil的脸上除了轻视与漠不关心外还会出现什么样的表情,他有没有可能会暴怒?Tauriel对此深表怀疑。

下一秒,Thranduil阴沉着脸向她逼近,她能感觉到从他强壮且充满力量的身体中散发出来的热量。有那么一瞬间,她看见他的右脸颤抖了起来,但是在她能够看清覆盖在下方的东西前,它们恢复了平静。

“小心点,”他低语,“如果你离火太近了,”说着他向前倾身,Tauriel本能地向后缩去“会引火烧身。”他低沉的声音从她耳畔响起,最后一个词向尖刀般刺进她的身体中。

突然间的沉默与死寂几乎要将她击垮,因为此时此刻,Thranduil仍然离她十分的近,他的脸距离她的仅有几英寸远,而她从来没有离他这么近过。

也没有精灵敢…

——————————————————TBC————————————————————
不得不再次感叹句,作者你的一章真的写得好长啊OTL第一章依旧还没结束……
这篇文里的大王比起之前翻译的那篇,我觉得更加接近电影角色设定,喜怒无常,Bad-temper。我个人其实也比较喜欢这样的大王哈哈哈哈哈=L=
然后文里有些词汇我没有翻译,因为如果直接翻译成中文会…很奇怪。比如She-Elf,总觉得直接叫女精灵略违和?所以还是直接看英文比较好。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