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姐x摊牌】
一个奇怪的脑洞。【虽然很奇怪,但是是糖,是糖,是糖(重要的事说三遍😂)这个梗本来想画出来的,然而画了一点太晚了就坑了(大概?)】
某天,伊露维塔在看了大逃杀后突然来了兴致,于是举办了中土第一届大逃杀比赛,规定两人一组,目标杀掉其他所有CP组,胜者可随意向他提出一个要求或愿望,维拉不参与比赛,一共挑选出10组选手。
虽然大众对伊露维塔的恶趣味十分不满,但是还是无奈参与进了比赛,尽管比赛内容很蛋疼,但是奖励倒也可观。
按照中土CP观,凯勒布理鹏和安纳塔分到了一组。
意料之中,没有过多惊讶。凯勒布理鹏虽然不想再和索伦有过多接触,但是规则既是如此,再不情愿也没用。
同样参加到比赛中的还有费诺一家子,以及二、三家族。
这就让凯勒布理鹏很蛋疼了,虽然他们家是挑起过亲族残杀没错,但是那也是因着特殊原因,他要怎么去杀这些熟悉的亲人啊喂!这游戏是不是太坑了点!
当然,这个问题并没有困扰凯勒布理鹏很久。
安纳塔解决了一切。
当安纳塔干掉了最后一组选手后,凯勒布理鹏真的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该愤怒。
算了,不过是游戏。他这样想。
然而,就在游戏本该结束的时候,空中幽幽传来了伊露维塔的声音。
——首先恭喜你们赢了其他所有队伍,不过游戏还剩最后一个环节需要你们2人去完成。胜者只能有一个,所以,现在开始,队友转变为敌人,最终活下来的赢得比赛。
回荡在森林间的余音散尽,凯勒布理鹏只觉得有千万只草泥狼从脑中奔过。
看了看此时径直站在自己对面的安纳塔,很巧,他也在看着自己。
连挣扎都懒得了。他决定直接等安纳塔过来杀他。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知两人这样大眼瞪小眼的僵持了多久,直到一道带着温度的红光从眼前喷洒而过,游戏结束了。
——我宣布,
伊露维塔的声音再次响起
——凯勒布理鹏,获胜。
嗯,是的,安纳塔自杀了。

——————2天后分割线——————

有多少年没和安纳塔像现在这样坐在树荫下,平静的喝着果茶了?

经过一番回想,凯勒布理鹏突然意识到,他竟已记不清了。

不过这都不重要,他来找他不过是想问个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也并不重要,但是他还是想要知道答案。

——为什么不杀我?

安纳塔喝了口茶,似乎早已知晓他的疑问。

——为什么啊…

他顿了一下,似在思索。

接着,没有多大起伏的声音就好像在百年前那样,包裹在风中,从凯勒布理鹏的发间穿梭而过,温柔的落进耳底。

——大概是因为,同一个错误,不想再犯第二次了吧。

凯勒布理鹏的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惊讶,却又很快的恢复了平静。

所以说为什么无论是问题还是答案其实都并不重要

因为啊

谎话能说得跟真的一样,也就只有你安纳塔了。

评论(9)

热度(66)

  1. Jcat未矣 转载了此图片
    不错好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