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兰迪尓x陶瑞尔】(甜虐皆有)同人短篇30题【白玫瑰(下)】

4.【白玫瑰(下)】

【白如白忙 
莫名被摧毁 
得到的竟已非那位
白如白糖 
误投红尘俗世 
消耗里亡逝】

————————————————————————————————————————


距离那场大战的结束已经有100多年了。100多年,于凡人来说,足够尝尽世间生死别离的苦痛然后最终走到生命的尽头,得到解脱。然而对于精灵来说,这只是慢慢长夜中的一次渡步。生死别离之痛将会伴随着他们永恒的生命,永无止境的延续下去,直到他们肉体毁灭消亡,灵魂才能最终得到安息。

或许人的一生中,总会有那么一些事是无可奈何又或者无能为力的。

在瑟兰迪尔的生命中,经历过无数生生死死,有过喜悦自豪,也有过后悔愧疚。只是,后者没能随着慢长的时间逐渐消散,他们如同堡垒一般越积越高,使得他的生命越发的沉重不堪。

比如父亲的离世,妻子的消逝,莱戈拉斯的离去,又比如,塔瑞尔的死亡。

不同的是,是她亲手了结了她的生命。

只是让他没有料到的是,内疚似乎如同潮水一般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涨越高,直到他觉得无法再承受更多。

于是他去到了曼督斯殿堂。

他最终找到了塔瑞尔,不过不是她的灵魂,而是已经转世的她。

这一世的她,依旧是一个精灵,甚至连身份样貌都如同上一世的她,几乎没有发生任何改变。

仿佛是回到了700多年前的那个冬天一样,瑟兰迪尔向雪地里幼小的红发精灵女孩伸出了手。

“不要怕,不会再有任何危险了。”

他曾经向她做出的承诺,最终没能履行。

他将她领回了密林,吩咐加利安不许任何人提起100年前关于塔瑞尔的任何事,然后他给了她和上一世一样的名字,一切仿佛都和从前一样。

只是,这一次,当她问道该怎么称呼他时,他回答她

“瑟兰迪尔。”

不再是my lord

而是,他的名字。

他将曾经被他打碎的荆棘星项链挂在小塔瑞尔的脖子上。曾经他以为,只要将这条项链修复好,多少能平息他内心对她的愧疚,可是最终不过于事无补。

小塔瑞尔伸手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疑惑的转头看向瑟兰迪尔。

“这条项链叫荆棘星,从今天起它就属于你了。”

“荆棘星?”

瑟兰迪尔看着塔瑞尔,原本冰蓝的眸子此时深的如同海水,仿佛陷入到了无尽的回忆中。

“嗯,木精灵最爱星光,它就如同回忆一般,纯洁,珍贵。”

“如回忆一般……纯洁…珍贵…”

小塔瑞尔将荆棘星放在手心中,喃喃道。

如同他预想的那样,原本深不见底的内疚终于开始慢慢消散褪色。他想,这样就好,她会在他的羽翼下慢慢长大,而他,最终将会从折磨中解脱出来。

他对她所有的补偿,只是因为愧疚。

他一直这样认为。

他将小塔瑞尔交送给她死后他任命的新一任护卫队队长训练。因着她的性格还是和曾经一样,不同于其他精灵女孩的文静优雅,偏喜好舞刀弄箭。那么他便给她最好的训练条件。

他看着她逐渐成长,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在重播,和700年前的画面交错在一起。而他也自然的认为,之后的岁月也会同那时一样,不会有太多改变。

她还会是那个塔瑞尔,叛逆,冲动,固执。

固执着自己认为对的事,固执着自己对世界的看法,固执着自己…对他的爱慕。

而他曾经对她说那不是真的。

又是一个600年,在一呼一吸之间便流逝在了生命长河中。

然后他终于意识到,看似相同的一切早已不同。

塔瑞尔还是喜欢穿着绿色的巡逻服,微微扬起下巴走在护卫队的前方,还是留了一头长长的深红色卷发,喜欢将额前的头发编到脑后,还是喜欢挂着骄傲的笑容,每日都向他汇报她一天的行动。

她似乎还是以前的那个她,可是瑟兰迪尔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在他看不见的某个地方,有什么东西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

然后在那个傍晚,他终于知道了答案。

她没有像同平时那样到他的寝室做汇报,这本不是什么大事,但是最终他还是决定去训练场看一眼,几百年来他已经习惯每天至少见她一次,习惯突然被打破,多少会有些许不安。

和他猜想的一样。

她果然还在那。

只是,是和他的护卫队长一起。

他看见他们站在树荫下,周围的地面被余晖染成了橙红色。

她笑着对他说了些什么,然后将脖子上的荆棘星项链取了下来。

那是他送给她的。

她拉过了他的手,抬头看向他,眼神中满满的都是期待。这个眼神他太过熟悉,记忆中的画面就好像是要和眼前的画面重叠起来一样。然后她将项链放在了他的手心中。

太过相似的画面,太过相似的情景,瑟兰迪尔感觉有什么东西开始噬咬他的心脏,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他站的有些远,无法听见他们接下去的对话,但是他看见荆棘星最终被返还到塔瑞尔手中,她逐渐睁大的双眼慢慢被泪水浸湿。

对方带着歉意的表情和塔瑞尔低垂的头都在告诉他,眼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尽管他没有听见一句他们之间的对话。

瑟兰迪尔转身离开。

他对她,一直以来都只是愧疚。

身侧的手越握越紧。

根本,不止如此。

他没有像曾经威胁她从莱戈拉斯身边离开那样让她远离她的队长,他知道那样做只会让他们之间因此产生裂隙。

所以他找到了他的护卫队队长,如同平日每一次的寻访,向他询问近期的巡逻情况,并给予他适当的关心,然后,在他的队长说到某个他想听到的关键点时,他打断他,顺着他的话仿若不经意地一提——他已经为国家付出了很多,也是时候该考虑一下自己,比如结婚成家之事。

于是很轻易的,他就知道了他的心上人是谁,顺水推舟,他提议他们在星光晚宴上举办婚礼,而他将会亲自为他们送上祝福。预料之中的,他的队长对他的建议表现得无比荣幸与感动,激动地对他表达了感谢。

婚礼那天,当他正式为新人送上祝福后,他看见隐没在人群中的塔瑞尔终于因为无法继续忍受,匆匆冲出了人群跑回宫殿。

精灵们都沉浸在喜悦的气氛中,他得以脱身跟在她的身后,他来到她的房门外最终推开了面前的那扇门,映入眼中的画面是她拿着项链悬在空中的手,他几乎是立即就意识到她接下去想要完成的动作。

下意识的,他上前抓住她的手腕,塔瑞尔的脸倏地转向他,她的面颊上布满了泪痕,一道一道印在他眼中。

握着她手腕的手越收越紧,甚至到了让她吃痛的地步。

“这是我给你的。”

他声音冰冷的几乎能让周围的空气凝结成霜。

“所以这是我的东西,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她微微颤抖的话音刚落,他就看见她突然松开了手指,项链从她的手中直直掉落,瞬间与他记忆中的景象重叠在一起,接着啪嗒一声,它狠狠摔在地上,成了无数晶莹的碎片。

瑟兰迪尔看着地上的碎片,一时竟然愣住了。

他以为他能改变的事,全都没有改变;他以为不会改变的事,最终,却全都变了。

就仿佛是走在同一条轨迹上,她还是离开了,却是没有一声告别的。

他连她最后一眼也没能见到。

她总是这样,爱憎来的都太过强烈。

他狂怒地命令巡逻队四处搜寻她的下落,只是一天又一天过去,最终他得到的,只是无可奈何。

瑟兰迪尔站在寝宫的露天阳台上,满天的星光倾洒在他周身,让人惊叹美丽的同时却也觉得莫名寂寥。

她会回来。或许是几百年,又或许是几千年,但是他知道,总有一天,她会回来。

会在同样下着大雪的冬天,在银白色的雪地中缓缓走向他,然后笑着对他说

“我回来了。”



(某怨: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2333333天道好轮回233333333)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