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兰迪尓x陶瑞尔】(甜虐皆有)同人短篇30题【白玫瑰(上)】

1.【白玫瑰】(上)

【怎么冷酷却仍然美丽

得不到的 从来矜贵

身处劣势 如何不攻心计
 
流露敬畏试探你的法规

即使恶梦却仍然绮丽
 
甘心垫底 衬你的高贵

一撮玫瑰 无疑心的丧礼
 
前事作废当爱已经流逝
 
下一世】



塔瑞尔想,很久了,没有再下过这么大的雪。

她站在沾染着刺眼血迹的雪地上,周围是纵横交错着的尸体,有人类的,有兽人的,有精灵的。

雪花无止境的落在她深红色的头发上,她就这么直直站在道路中间,原本直挺的身子在看见前方狠戾砍杀兽人的身影后微微一颤。

瑟兰迪尔银白色的长发随着他狠绝挥动长剑的动作在他身后上下起伏,光线照在他的发丝上,如同银色的波浪,哪怕他的脸上,身上都是因厮杀而溅上的斑驳血迹,也依然掩盖不住从他周身散发出来的光辉。

她在等他。

他知道她在等他。

她看见他原本冰蓝色的眸子不再同往日一样沉着。

它们仿佛被鲜血染上了红色,嗜血而狠戾。

“莱戈拉斯在哪!”

他站定在她的面前,哪怕已经在努力压抑怒气,带着威胁意味的低吼声也足够让她震颤。

塔瑞尔看着瑟兰迪尔,将他脸上的每一个表情都深深印刻在脑海中。

他很生气。

他当然生气。

因为她是故意的,故意让莱戈拉斯跟着她来到战场,故意让莱戈拉斯身陷危险。

她想她大概,已经无法再继续忍受,他的漠视和不屑。

以前她以为她可以,哪怕他因为莱戈拉斯而警告她,哪怕他对她的努力从来不屑一顾,哪怕在他知道她对他的感情后怒斥她,她也一直以为她是可以忍受的。

直到准备离开密林救助矮人的前一夜,她原本下定了决心一人前往,因为她知道他不会在意矮人的死活,不会在意她的死活,而她也知道,一旦去了,可能就永远无法再回来。

她想,就当是最后一面也好,她去见了他。

她将自己的荆棘星项链交给了他,她几乎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才最终决定在离开前向他坦白自己几百年来藏在内心的情愫。

只是,

他拒绝了,她该想到的。

他怒斥她,她该想到的。

然后,她眼睁睁地看着她的项链从他手中滑落,在项链离开他手心的一瞬间,时间仿佛突然停止,接着下一秒,就看见荆棘星啪嗒一声摔到地上,成了碎片。

她终于意识到,原来,她已经没办法再忍受更多了。

对莱戈拉斯的嫉妒也好,对瑟兰迪尔的爱恨也好,都在项链碎裂的一瞬间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唰的从她内心中破出。

她离开了。不过不是一个人。

她很清楚,莱戈拉斯会来找她。

然后她利用了他。

作为报复。

瑟兰迪尔唯一在意的人,她深深嫉妒的人。

却也是,

唯一一个在意她的人。

对不起。

那天她看着莱戈拉斯,最终没有说出这三个字。

“莱戈拉斯…莱戈拉斯…你的眼里永远都只有莱戈拉斯。”几不可闻的冷笑声从塔瑞尔的鼻中发出。

“我在问你,莱戈拉斯在哪。”几乎是咬牙切齿,瑟兰迪尔向塔瑞尔逼近了一步。

仿佛是没有听见他在说什么,她冷冷的看着他,“除了莱戈拉斯,你的内心中难道就没有一丝爱了么?”

并没有给他作答的时间,她轻蔑一笑。

“也对,你根本就没有爱。”

下一秒,她感觉胸前一痛。

他的剑倏地抵在了她的胸口,尖端微微凹陷进衣物,没有留下一丝空隙。

“你对爱又知道多少,你什么都不知道!”

呵。

塔瑞尔不再争辩,她只是看着他,深深地。然后她缓缓地说:“莱戈拉斯死了。”

她在说谎。

胸口的剑明显颤抖了一下。

“你说什么。”瑟兰迪尔微颤的声音一字一顿的从他口中吐出。

如同在陈述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塔瑞尔平静地重复,“莱戈拉斯死……唔。”

只是,这次,她的话没能说完。

瑟兰迪尔的剑猛的刺入了她的胸口。

如同,她预料的那样。

真是……痛啊……

有些艰难的将逐渐从喉中溢出的血腥味吞下,她的目光依旧锁在瑟兰迪尔身上,看着他因为不可置信和愤怒而睁大的双眼,他紧握着剑柄微微颤抖着的右手。

恨么,瑟兰迪尔。

那就恨吧。

深红色的血液从胸口溢出,将她胸前墨绿色的衣物染成了紫黑色,血液顺着剑刃流淌,流到他握着剑柄的手上,最终滴落在他的脚边,浸入到银白色的雪地中。

无法再支撑身体的重量,塔瑞尔最终向后倒去,唰的一声倒在了银色的雪地中。

深红色的长发铺散在她的身后,与从胸口流出的血液融为一体,仿佛开出了一朵深红色的玫瑰。

视线也好,意识也好,身体的疼痛也好,都在逐渐离她而去。

真冷啊。

塔瑞尔感觉眼中的景象渐渐变为一片雪白,天地都被纯白色覆盖,雪花纷纷扬扬的飘洒在空中,瑟兰迪尔静静地伫立在远处空旷的雪地中,他背对着她,银色的长发随着微风一起一伏,闪着耀眼的光芒。

她看着远处的他,等待着。

只是,直到最后,他也没有转过身。

画面最终逐渐黯淡消逝,随之而来的,是不见尽头的黑暗。

然后塔瑞尔笑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