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比特人同人】I see fire(瑟兰迪尓/陶瑞尔)

【I see fire】

Chapter1

————————————————————————————————————————————————
I see fire, inside the mountain

I see fire, burning the trees

I see fire, hollowing souls

I see fire, blood in the breeze

And I hope that you'll remember me
————————————————————————————————————————————————

永不停歇地,闪烁着。

银白的星光笼罩在密林上方,为原本静谧的夜晚增添了一份神秘,蛊惑着迷途中的旅人。

永不停歇地,闪烁着。

银白的星光映照在大片红色的叶子上,就像是为红叶镀了一层薄银,闪耀在幽蓝的空气中,闪耀在步履不停的溪流中,闪耀在tauriel湖绿色的眸子中。

tauriel最爱星光,因为曾经有人(精灵)告诉过她,那是珍贵的记忆

在遥远的星光中,她能看到微笑着的ada,nana,年幼的自己。对于精灵来说,时间似乎和溪流一样,一眨眼,就将一切都冲淡了。tauriel其实早已记不清父母的面容,就好像她只是转了一个身,他们就永远消失了,然后再等她转回身,那个仿佛永远置身于星光中的人(精灵)却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远处精灵们沉浸在宴会中喜悦的歌声夹杂在风中,时不时地传入tauriel的耳中,她的嘴角不禁微微扬起,红发和身旁的红叶一同随风飘动着,竟有些难以将两者分辨开来。

tauriel热爱这片土地,热爱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她所守护的居民。她看着远处的群山,看着与星光一样洁白的圆月,那光亮直直的射进了她的眼里,燃烧着,诉说着她心底的蠢蠢欲动。

她其实,更想要到远方看看,看看群山的另一边,然后自由的穿梭在风中,奔跑过草原,赤脚踏过未知的溪流。哪怕她深爱她的土地。但是tauriel知道,她总有一天会离开这个养育她600多年的地方去看看未知的世界。

只是在那之前,她想先亲眼目睹焰月降临密林的样子——那是她从小的梦想。tauriel无数次在脑海中勾勒过那幅奇观,巨大的赤红色月亮悬挂在空中,将红树林,将群山全部浸在红光中,仿佛天地都在燃烧,仿佛她的灵魂在随天地一同燃烧。

那样的情景或许明天就能出现,又或许还要等上几百年,几千年。但tauriel并不觉得灰心或不耐,她坚信她总有一天会看到她所期待的场景。

“tauriel!”

是legolas的声音

她低头往下看了看,legolas正站在树下往上望,暗绿色的战服融在周围的夜色中,唯独他金白色的头发依旧柔和闪耀,在夜色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的美丽。

他没有去宴会?

tauriel有些奇怪,不过她还是立刻从树上跳了下来,准确的落在Legolas面前。

轻轻将身上的红叶拍落,tauriel朝legolas笑了笑

“晚上好,legolas”

legolas并没有立即回话,他直直地盯着tauriel,皱了皱眉

tauriel心里咯噔一下

糟糕……

legolas一旦露出这种表情,自己肯定少不了被他一顿说教……

tauriel看着legolas一脸严肃,内心默默翻了个白眼

明明笑起来那么好看,干嘛总是一副冷冷的脸,真是越来越像他ada了……

“晚上的森林很危险,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了,现在不是从前,你不能再那么任性了tauriel”

银白的星光星星点点的映在legolas冰蓝色的眸子中,一闪一闪的,和thranduil的眼睛真像,tauriel想。

“遇到情况我自己也能应付过来,更何况这里很安全”她撇了撇嘴

好吧,她知道“好的,Legolas,我下次不会再这么做了”才是最好的的答复,但她就是不想顺他意。

“ada找你,你最好不要让他知道你到森林里来了”

听到legolas说thranduil找她,像是在严冬被泼了一盆冷水一样,tauriel原本反叛不屑的表情立马冻在了脸上

“他……他有说是什么事么?”

legolas摇了摇头

不会这么倒霉吧……

好吧,其实她是乘着宴会的时机偷偷跑出来的,作为护卫队队长,她本应该在监督检查各个岗位的执勤情情况……

风掠过头发,竟有些凉凉的,tauriel觉得胸口有些喘不过气,她也不知道她是在紧张什么,怕被thranduil训斥?又或者是让他失望?……

她之前没有跑到离宫殿很远的地方,跟着legalas不一会就回到了大厅,她突然觉得自己开始应该跑得更远些才对……

legolas用下巴朝左边点了点,示意tauriel过去宴会地点找thranduil。

“你不一起过去么?”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只是一般的询问

而不是……希望legolas在身边,这样哪怕thranduil发火,也不会那么难以忍受

好吧,她才不会承认。

“我还有事情要完成,你最好快点过去,他找你挺久……”

legolas话还没有说完,就见tauriel倏地转身朝宴会地点赶去。

叹了口气

她什么时候才能不那么鲁莽。

精灵们的歌声越来越清晰地传进tauriel的耳中。终于,舞动,欢唱着的身影出现在了视线中。木精灵尤为喜爱在星光下举办宴会,他们都有着与森林一体自由欢畅的灵魂。

tauriel平复了下自己的呼吸,抬步慢慢穿过不断交错移动的人群,各种颜色的礼袍像流光一样从她眼前晃过,她小心翼翼地移动着,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被拽入舞动的人流中。

要知道她可不喜欢跳舞……

大概也不是那么喜欢宴会……

至于为什么……tauriel的思绪有些飘散……

————————————————————————————————————————————————

“ada!ada!今天会举办春宴对不对?对不对?”

年幼的红发精灵女孩仰着头,把手伸过头顶,不停地拉扯着身前精灵国王的袖子。

tauriel期待宴会好久好久了,自从legolas告诉她宴会是多么好玩,多么美,以至于她每天都在幻想着宴会的样子。

“legolas告诉你的?”thranduil脸沉了沉,抬手捋了捋女孩额前有些杂乱的红发

tauriel用力点了点头。

他本来还想给这孩子一个惊喜,这倒好。

thranduil看着tauriel无限向往的眼神,伸手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

“ada?”tauriel一手抱住thranduil的脖子,一手拽着他的银发。

“去试试宴会穿的礼袍。”thranduil边走边答到。

女孩的眼中瞬间像照进了星光一样一闪一闪的“tauriel最喜欢ada啦!”mua的一声,tauriel狠狠亲在thranduil的脸颊上

thranduil的嘴角几乎不可见的弯了弯。

tauriel见到礼袍几乎是高兴坏了,二话不说的换上裙子,在原地不停地转来转去,点缀着小白花的水绿色长裙开成了一朵喇叭花,轻纱水袖绕在身子周围,缝纫女精灵看到tauriel的激动劲,忍不住捂嘴笑了起来。

还好这小家伙满意,不然国王又要黑着脸让她们重新设计了。说起来,这已经是修改的第几套来着了?……

竖琴声伴着笛声悠悠的传进了房间,打断了女精灵的思绪

“宴会好像开始了呢,似乎比往年提早了不少啊?”tauriel看到女精灵朝自己眨了眨眼睛“快出去吧,别让国王等久了。”

“嗯!谢谢你!裙子真漂亮!”tauriel朝女精灵咧嘴笑了起来

“其实你应该谢……”女精灵话还没说完,就看见tauriel倏地一下从她身边跑出了门口,留得她在原地不得不把没来得及说的话又吞了回去。

大概是因为性格像男孩子一样大大咧咧,tauriel几乎没怎么穿过裙子,以至于在飞奔过程中几次差点被裙脚绊倒

巨大的落日即将没入山中,tauriel看到thranduil站在庭院中,紫黄色的余晖拢在他周身,异常的美丽。tauriel发誓thranduil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人儿了,虽然她的这辈子暂时只有240岁……

气喘吁吁的跑到thranduil身前站定“ada!我们走吧!”

女孩的红发因为快速奔跑的原因,被风吹得乱七八糟,左一束右一束的,不过tauriel好像完全不在意,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直的望着thranduil

有些无奈的皱了皱眉,thranduil耐心地帮tauriel把头发理好,

“走路就要好好走,以后不要像这样跑来跑去。”thranduil的声音和平常一样没有多大起伏,清冷得像初冬的黎明。

tauriel小鸡啄米一样的点着头,一心只想thranduil能快点带她去宴会。

根本没有认真在听……

“走吧。”

thranduil将tauriel的小手握在掌中,tauriel一边走着一边抬头望着thranduil的侧脸,笑开了花。

暖暖的呢,ada的手。

第一眼看到宴会场面的时候tauriel应该是呆住了的,重重乳白色庭院被巨大的古木环绕,溪流曲折地从中流过,各种颜色的花朵或零散或锦簇的开在古树旁,有些花的名字tauriel甚至叫不出名字。精灵们坐在被石柱和喷泉围绕的露台演奏着乐曲,泛着银光的长桌上半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

落日逐渐消失在群山后,原本被紫黄色笼罩的庭院渐渐变成一片幽蓝,荧光漂浮在空气中,群星逐渐从云层中散出光芒。

tauriel在小小的脑海中想,大概没有什么的地方能比这儿更美好了。

本来一切都该像她想象中以及最初所见的一样美好的,直到她跟着thranduil走到为国王以及贵族精灵准备的专座旁,她和legolas分别坐在thranduil的左右,然后平静被打破了。

坐在tauriel侧对面的一个有着金黄色长发的贵族精灵站了起来,朝向thranduil,先是微微鞠了个躬,然后用明显带有不满的声音说道:“陛下,tauriel只是一个低等的西尔凡精灵,按传统不应该坐在这里,这样会坏了祖先的规矩。”出声的金发精灵是密林重要议员之一,凯勒凡特拉,比thranduil更为年长,也因此他对待事物的看法总是更为传统与固执,他无法容忍一个西尔凡精灵破坏密林几千年从未改过的规矩。

tauriel一时愣在了座位上。

其他贵族精灵们原本有说有笑的声音瞬间静止,逐渐变为了细微的议论声。tauriel看着周围的精灵们都在看着自己,开始慌张起来,越发局促不安,本能的,她就要从座位上起来离开这个让她不舒服的地方,下一秒,thranduil按住了她的手,tauriel写满不知所措的眼睛慌恐地望向thranduil,

“坐好别动。”

她听见他对自己说。

明明是微不可闻的声音,却莫名的让tauriel觉得他的语气有着安抚她内心的神奇力量。

“tauriel不是普通西尔凡精灵。”legolas的语气透着掩盖不住的怒意,他还是太过年轻气盛,不会很好的隐藏自己的情绪。“她是我的亲人,你们没有人有资格质疑她。”

“legolas。”thranduil出声打断了legolas

legolas不再继续,他知道thranduil在不满他的冲动。

“密林不单是某个精灵的国度,谁能否认它不是靠着西尔凡精灵才有今天。”thranduil停顿了一下,扫视了一下两边,声音比平时更加低沉“而且,我相信这个时候,不会有人(精灵)会愚蠢的在这个问题上浪费时间,宴会继续。”

tauriel看到金发的精灵不再争辩,怒瞪了她一眼,不甘的坐下,狠狠地拽过酒瓶往自己的高脚杯里倒酒。

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宴会照常继续着,精灵们依旧沉浸在欢庆中,只是tauriel小小的内心却始终平静不下来。这是她第一次认识到,原来她和thranduil,legolas一直以来,就是不一样的…哪怕她与legolas再亲密无间,哪怕她一声声喊着thranduil ada ada,有些埋葬在她内心深处的东西似乎无法再被忽视,她是西尔凡,而他也始终不是她的ada……

大概就那时,低等西尔凡这个词成了tauriel不想承认的阴影。

——————————————————————————————————————————————————

Tauriel看到瑟兰迪儿拖着酒杯,微笑的看着欢庆的精灵们。不过她总觉得,他的笑从来没有一次是真正达到过眼底的。

“my lord。”

她走到thranduil身边,低着头,拳头里全都是汗,她甚至怀疑thranduil都能听见她强烈的心跳声。

thranduil没有转头看她

还好他没有看着她,tauriel想。

“你去哪了。”

毫无起伏的语气,就和平时每一次的询问一样。

“My lord,我在四处巡逻。”

她看见他手指漫无目的地敲打着酒杯,明明周围是一片欢庆的景象,她却莫名的感觉有些冷……

“巡逻……”

tauriel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我似乎没有要求过你在晚上去森林里巡逻。”

他怎么会知道?!

tauriel觉得thranduil的话轰轰轰的炸在自己脑子里

legolas告诉他的?不可能,他是和她一起回来的……

tauriel不可避免的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她总是没办法很好的掩饰自己内心的情绪。

“很,很抱歉……我只是……”tauriel下意识地开口

“坐下。”他打断她,他的手指扣了扣右边座位的扶手。

tauriel顺着thranduil的手看了看眼身前的座位,不禁皱起眉头。

又是这个该死的座位。

“我现在还是处在工作时间,不应该……”

“坐下。”thranduil的语气明显加强了。

tauriel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让他重复第三遍比较好……

她有些勉强的让自己坐下,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继续解释自己的疏于职守。直到看到thranduil递过来的盛满了葡萄酒的酒杯,才从挣扎中回过神。

她接过酒杯,虽然并不是那么情愿。

太煎熬了……

太煎熬了。

tauriel突然很想站起来大声对他说“您还是处罚我吧!下次我绝对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了!”她真的觉得他还不如直接大怒,然后痛骂她一顿,处罚她,总比现在这种诡异的气氛好。

tauriel小小的抿了一口葡萄酒,她其实不是很喜欢喝酒,而且……她酒量其实很差,不过没有精灵知道罢了,她才不会在别的精灵面前展现出自己的弱点。

印象中她好像只喝醉过一次?大概是快500岁那会?情窦初开的年纪……tauriel有点自嘲的想。其实挺正常的,对于那时的她来说,喜欢上自己的箭术老师。虽然现在再回想,那其实也不能叫喜欢,大概。不过对于那时的她来说,她觉得那就是喜欢。她以为他也是喜欢自己的,因为他对她真的很好,比对其他的学生都好,tauriel甚至觉得他们最后真的可以在一起。但是,突然有一天,非常的突然,突然到她都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他变得很冷漠,对她。就像是从暖阳突然变成了寒冰。她去找他,但是她发现他在回避她。然后就是为了这件事,她半夜偷偷溜去thranduil的酒窖偷喝了一晚上的酒,边哭边喝,直到不省人事,她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很庆幸自己第二天不是被其他精灵发现躺在酒窖然后一副悲惨糟糕的样子,她第二天是在自己的房间醒来的,她记得,虽然根本回忆不起来是怎么回去的。至于后来,后来他就不再是她的老师了,thranduil开始亲自教她射箭,而她这段不算初恋的初恋也就这么莫名奇妙的结束了。

“Tauriel,”她几乎不可见的颤了颤“外面的世界并不是像你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Tauriel微微低着头,她有时候非常怀疑,thranduil是不是有能看透人心的奇怪能力,为什么他总能知道她在想什么,又或是在做什么。

“可是也不会像你想象中的那么坏。”话一说完她就后悔了,她总是忍不住……反驳他……

“呵,冲动,年轻气盛。”

又是这种语气!

嘲讽,不屑

tauriel感觉原本的惶恐不安逐渐转变成怒气,他为什么总是这样否定她?他凭什么这么断定外面的世界就一定是那么糟糕?

她不想再待在这了,tauriel放下酒杯“我还没有检视站岗情况,请允许我先告退,my lord。”她面无表情的说。

thranduil转头看向她,不可避免的,她和他的视线直接交汇在了一起。

大概是没有想到他会转过头,tauriel眼神里明显多了一丝慌张。

“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宴会。”他岔开了话题,就像根本没听见她之前的那句话一样。

以前……tauriel愣了愣。他竟然还记得?那么久以前的事……

她没有回话。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回。她总不能直接了当的回答他“那都是以前的事了。”

她看到thranduil放下手中的酒杯,站起身,然后走到了她面前。

等等…走到了她的面前?

现在是什么情况?

他向她伸出手“过来,我教你跳一次舞。”

tauriel愣愣地看着面前的手,突然想起来,从小到大,她都没有学习过精灵的舞蹈,thranduil没有找老师教过她,他自己也从来没有教过她。

“你迟早都需要学会的。”

他微微抬着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为什么小时候的她从来没有觉得他的身形这么高大遥远?她突然有些奇怪……

她伸出手放在他的手掌中,和印象中的一样,他的手总是很暖。

thranduil牵着她到了露台中央,另一只手环住她的腰,tauriel不可抑制的微微颤了下,大概是因为她从来没有被精灵这么搂着过,她想。这种感觉,实在是很奇怪。

tauriel身上穿的依旧是日常的巡逻服,在穿着各种各样礼袍的精灵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偶尔会有几个精灵用奇怪的眼神望向她,不过她都装作看不见就是了。

thranduil不仅是一个十分出色的战士,也是一个十分出色的舞者,tauriel意识到,他究竟有没有不擅长的东西?

oh~说笑话他肯定不擅长。

tauriel在内心耸了耸肩。

在几次不是被自己绊到就是差点踩到thranduil的脚后,tauriel不得不遗憾的想,自己的确没有这方面的天赋。不过出乎她意料的是,thranduil竟然没有不耐烦,他竟然还能平静的告诉她下一步应该怎么跳,哪个动作不对……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终于,在不断的重复后,tauriel开始找到些感觉了,她努力跟随着thranduil的脚步,他放在她腰上的手会适时加力来提醒她接下来的动作,唔,大概跳舞也不是那么难?tauriel有些开心的想。

音乐进行到高潮部分,thranduil松开她腰上的手,tauriel的身体在thranduil的推力下向外旋转,他们的手紧扣着,然后随着thranduil的一个回拉,她的身体从至外点旋转回来,大概是因为thranduil用的力气太大?也可能是因为她自己太激动以至于没有把握好平衡和力度,她也不知道,总之她转身回来后,一头撞进了thrandui的胸膛,她的手攀在他的肩上,以免自己摔倒在地上,他两鬓的头发粘在她脸颊上,她都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麝香味了,她感觉他放在他腰上的手好像紧了紧,应该是她的错觉。

等她找回平衡,立马直起了身子,她真是个糟糕的舞伴!thranduil估计想杀她的心都有了,她想。

“对…对不起,my lord。”

她没有抬头看他,legolas说的没错,有时候她真的蠢的可以。

“比我想象的要糟糕。”

好吧……这回她承认……她的确很糟糕。

他松开她“下次我会继续带你练习今天的舞步,密林的护卫队队长可不能连这个最基本的东西都不懂。”

又是他惯有的似笑非笑,略带讽刺的表情。

下次?还有下次?

tauriel有点头疼,队长的各种职责就够她忙了,现在又要学自己不擅长的东西……不过她不可能对他说“不”……没有人能对他说“不”。

“是……非常感谢……my lord。”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