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比特人同人】RED(Thranduil/Tauriel)(含隐藏CP 已完结)

【Red/瑟桃】

1.

Tauriel坐在镜子前,手指穿过浓密的头发

房间里并没有什么光亮,和窗外的夜色一样,如同沉入了水底了一般,到处泛着幽蓝色的荧光。

她并不喜欢照镜子

所以她也不喜欢点亮房间里的光。

有什么从她翠绿色的瞳孔中映出

红,是满眼的红

哪怕周围的光线已经十分微弱,她还是不可避免的看见了散落在她指缝中的颜色。

Tauriel慢慢缩紧了手指,指甲穿过发丝刺进了掌心,她不知道是否有血液透过皮肉渗出,因为哪怕有,那血的颜色也会一同混入她红色的发丝中,分辨不清。

她恨红色

从以前,到现在。

没有光亮,没有希望,只有流淌的红色,穿过遍地的尸体,流到她的脚边,流到她的手掌,流到她的脸颊。

到处都是,绝望的红色。

直到画面中出现了那道金白,她眼中再看不见红

然后她突然意识到,那是希望。

Tauriel死死地看着镜中的自己,看着被自己攥在手中的红发

她多恨,恨她与那抹金色那样格格不入。

她多想永远拥有那抹金色,可笑的是,那抹金色从来都没有属于过她。

可是她还是爱那抹金白

就如同憎恨她自己一般,爱着他。

Tauriel缓缓起身,夜晚的密林十分静谧,仿佛死一般的静谧

她的步伐轻得像害怕惊醒什么

穿过熟悉的甬道,风声变得清晰起来,周围的颜色不再单一

那是他的花园。

她知道他在里面,她一直都知道

那是她的希望,她总是能找到他。

小心翼翼地,轻轻地,她走向他。

然后她停住了。

Tauriel停在20步的距离外,望着Thranduil的背影。

她看着他金白色的头发。

即便是在黑夜中,也依旧闪着柔和的萤光

直直的照进了她的眼里,渗入她的骨髓。

她仿佛觉得只要一伸手,就能够握住那抹金白色

可是最终她明白,哪怕他就在她眼前,她也永远不可能握住那抹颜色。

“Tauriel,你为何徘徊在阴影中。”

她听见他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的,缓缓落入她的耳中

“My Lord”

然后她听见自己的声音。

她走到他身边,他没有转头看她

他的眼中从来没有真正映出过她的身影。

她知道

一直都知道

可她不甘心。

已经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习惯于每晚来花园里找寻他的身影

然后一夜无言。

Thranduil喜欢凝望星辰

Tauriel能在他的凝视中看到平时看不到的情绪流淌在他的眼眸中。

他在回忆。

曾经温暖的时光,曾经妻子的陪伴,曾经幼小的legolas……

哪怕他从未分享过这些回忆给她

但是,她总是能知道。

“Tauriel,你不该这个时候来这。"

有时她会觉得Thranduil的声音比严冬的寒风更为冰冷

“我只是不希望您总是一个人。”

她如实说道。她从不曾对他隐藏内心的情绪,她希望他知道,她需要他。

Tauriel看到他皱眉,然后转身看向她

冰蓝色的眸子泛着美丽的光芒

可惜,太过冰冷。

他说:“Tauriel,你逾距了。”

在他面前,她似乎总是容易激动。

“我不认为这有什么错。”

“不要让我再听见类似的话。”

他的语气不再平淡,威严与怒气混杂着宣告出声。

Thranduil转身离开,没有一丝犹豫,他长袍的边缘有那么一瞬间擦过Tauriel的手臂,然后,身影消失在花园入口。

Tauriel狠狠咬着嘴唇,她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阻碍了视线,一切都模糊了起来。

没有金色了。

周围深红色的蔷薇融在泪水中。

视线,全都是,模糊的深红……

2.

Tauriel记得很久以前的Thranduil不是现在这样冰冷,遥远。

哪怕已经十分久远,她还是清晰的记得指尖触碰到他金发时透过她皮肤传入血液的柔滑感与发丝缠绕在指间冰冰凉凉的感觉。

可惜,当发丝从手中滑落,她如今什么也抓不住。

他对她笑过么?她想,有的。

只是幼年与现在好似隔了一层看不见的墙,墙里面是温暖的梦境,墙外是冰冷的现实。

Tauriel想,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全都变了。

Thranduil变了,legolas变了,她也变了……

可是她有什么错呢?

她没有错。

她只是追逐自己爱的东西而已。

她只是,不能没有希望。

“Tauriel,我专门帮你挑的裙子,”

她下意识的接过了legolas递来的盒子

“你晚上一定要穿这个。”

legolas笑起来很好看,Tauriel想。

他总是对自己笑的。

“好。"她也笑着

虽然那不是她想要的。

傍晚,Tauriel回到房间,昏黄的光拢在空气中,朦朦的。

她轻轻抚过膝盖上金白色的盒子,犹豫了片刻,将丝带拉开。

是条深红色的礼袍。

她突然笑出了声。

———“Tauriel”legolas轻抚着她的红发“你配红色真的很美。”

她该猜到的。

Tauriel把裙子从盒子里拿出来,走到镜子前,缓缓地将身上的战袍脱下。

额前原本被束缚在脑后的头发披散了下来,随意的垂在脸颊边,使得她的脸笼罩在阴影中,晦暗不明。

她将裙子比在胸前,看着镜中的自己。

———“Tauriel,红色真的很适合你。”

红色……

真的很适合她。

Tauriel笑了。

不是讽刺的笑,不是痛苦的笑,是发自内心的,释然了。

是啊,她本就该属于红色。

热烈,深沉,决绝的颜色

她怎么会恨它呢。

其实

或许

她从未恨过它。

Tauriel换好手中深红的礼袍,夜色已然加深,宴会拉开了序幕。

黑暗中,深红的裙子衬得她本就白皙的皮肤像是镀了一层银光,耳边的头发自然的垂落,如同融入进身上的那片深红中。

她走出房间,Legolas已经在门口等她。

她朝他微笑。

她看到他眼中有一瞬间的惊诧,然后转而变为弯着的月牙。

他上前牵住她的手

“你该多穿穿裙子。”

她轻轻笑出声,怪嗔他一眼

“那我可就要丢掉工作了。”

星光晚宴已经开始,精灵们吟唱着诗篇,弹奏着流水一般动听的曲调。

Tauriel微笑着与Legolas一同走进人群,只是,不能控制的,目光习惯性地望向坐在高台上握着酒杯的Thranduil。

他在笑。

浸在星光之下,耀眼的令人移不开视线。

有一瞬间的痴愣,Tauriel最终收回目光,她突然意识到,那金白色,她大概

不再想要了。

太璀璨的东西,本就不真实。

3.

Thranduil坐在专为他准备的王座上,看着沉浸在欢乐中的人群

他轻轻抿了一口葡萄酒,然后手中的动作瞬间顿住。

他看见她。

在人群中,特别的,一抹红

直直的照进了他的眼中。

明烈的,要将他融化。

Thranduil突然觉得那抹红色刺得他的眼睛生疼,

握着酒杯的手慢慢缩紧

他憎恶,

这种太久没有出现过的强烈情感

他憎恶,

太过明烈的红……

他知道Tauriel在看他,他一直都知道。

从以前,到现在。

然后,他感觉她的视线不再停留……

———————————————————————————————————————————

精灵们依旧沉浸在音乐里,舞蹈中

Tauriel在legolas怀中,旋转着,欢笑着,他们的身子分开,然后又合拢

她有多久没有像这样放纵开心过了,似乎很久了。

Tauriel看着和她一样嘴角上扬的legolas,周围舞动的精灵不停从眼前晃过,炫目的色彩布满了视线

然后精灵们开始交换舞伴,无论熟悉还是不熟悉,大家都无所顾忌

Tauriel已经分不清身边与她共舞的精灵究竟是谁,直到音乐慢慢缓和下来,直到她慢慢平稳了旋转的身体

直到她的手被另一个温暖有力的手握住

她转身,浑身的血液在视线接触的一刹那瞬间凝固

她知道她的嘴一定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但是她无法让自己从这种惊讶中抽离出来

Thranduil微微拉近他们的距离,左手缓缓放在她的腰上

他看着她

Tauriel大脑中的空白慢慢褪去,感觉到他周身的温度包裹着她。

和她想象中的一样温暖。

“红色的裙子很适合你。”

她听见他的声音沉入她的耳中

她本应该惊讶的,

但是她只是笑了笑

“谢谢,My Lord。”

她说。

Tauriel看着晃过眼前的金白色的发丝,突然很想伸手摸一摸,但是最终她还是忍住了。

她不想打断这场舞

Jast One

Last Dance

For You,My Lord

4.

战争一直都是令人恐惧的存在,尽管她是个战士,也免不了对这个词语产生畏惧

可是她还是选择了参与进去

然后她离开了。

违背他的指令,违背他的理念,违背他的期望

也不对,他对她怎么会有期望

Tauriel知道legolas会和她一起,他总是会陪伴她的。

但她什么也无法返还给他。

他们追踪矮人来到长湖

她看见了龙,人们置身在龙焰中

再一次,世界变得猩红

只是这次,她不再需要那道金白色

————“你不能走,至少这次不行。”

————“让开。”

————“矮人将会被屠尽!”

————“没错,他们只是凡人,早晚都会死去。”

————“你根本没有爱。”

以后也一样。

她尝试了,最后一丝希冀,然后,连最后一丝也消失了。

战争彻底爆发

眼中的双手再次染上鲜血

天地间都是厮杀,哭喊声

Tauriel杀红了眼

那个在她面前杀害kili的肮脏污秽的生物

kili……原来她还记得他的名字……

她怎么能容忍自己挽救的生命再次消逝在眼中

可是当巨大的力量冲击到她身上

Tauriel想,她还是太弱了

黑暗像洪水一样迅速将她淹没……

一切都消失了。

——————————————————————————————————————————

Tauriel死了

他们说。

王子离开了

他们说。

国王说Tauriel没死

他们说。

Thranduil没有找到Tauriel的尸体

她就像消失了一样,在他的世界里化为了泡影。

她不会死,她总会找到他。

可是这次,她没有来找他……

Thranduil每天都会派人去找寻Tauriel的踪迹

记忆中,他似乎从来没有主动找寻过她

夜色有些深了,星光笼罩着密林,就像从前一样

Thranduil走过熟悉的甬道,脚步轻得像害怕惊醒什么

风声越来越清晰,周围的颜色不再单一

那是他的花园。

他停在从前站立位置以外20步的地方

眼中凝望的不再是星辰

满园的红色蔷薇映在他的眸中,恍惚中如同一个红色的背影

他看到那抹红色晃动着,越来越远

最终

一切都消失了。

Thranduil闭上了眼

或许,

他一直

都是爱着那个颜色的。

————————————————————————————————————————————

“Mom~~今天说好了要教我们射箭的!”

红头发的女精灵求救般的转头看向黑发男子,黑发男子只是无奈的耸耸肩

“Dad说他今天要去和矮人王和精灵王谈事情,所以不能教我们射箭。”

黑头发的小男孩补充道

“OKOK,你们三个去把自己的弓准备好。”

红发女精灵最终妥协,无奈又宠溺的揉了揉黑发小男孩的头。

“Yeah~~射龙喽!射龙喽!”

最小的女孩欢呼着跑出了房间,看起来已经完全从当初那场灾难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Tauriel,辛苦你照看他们了。”

黑发的男子笑着递了杯热茶给她

Tauriel接过茶,摇了摇头

“是我应该感谢你当初把我救回来。”

她抿了口茶

“再说,我也真的很喜欢孩子们。”

Bard看着她,目光逐渐从柔和变为严肃

“你真的不打算回去?那里终究是你的……”

Tauriel笑着打断他

“从决定留在这开始,我就不再属于那里了。”

Bard不再劝说,Tauriel放下手中的茶杯,上前帮他整理了一下衣缘

“早些出发吧,夜路太危险。”

Bard笑着点了点头,突然像是想起什么

“对了,”

Tauriel看见男子从口袋中拿出一个小盒子

“这是上次我与瑟兰迪尓去孤山的时候矮人们回赠的,我本来想拿另外一个金色的,但是瑟兰迪尓说红色更好……”

男子说着打开小盒子,一条鸽血红手链静静的躺在盒子中。

Tauriel感觉自己的身子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

她缓缓地伸出手,拿起那条手链

低着头,盯着它久久没有说话

就在Bard以为她不喜欢的时候,他听见她微微颤抖的声音传入耳中

“红色的,很美。”

———————————————————————The End———————————————————————

评论(5)

热度(18)